首页> 全部小说> 古代言情> 娇柠,禁欲太子日夜揽腰狂宠

>

娇柠,禁欲太子日夜揽腰狂宠

迟迟秋晚著

本文标签:

裴玄危裴玄危是《娇柠,禁欲太子日夜揽腰狂宠》中的主要人物,在这个故事中“迟迟秋晚”充分发挥想象,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,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,以下是内容概括:【古言 1V1双洁 HE】桑柠,陵州刺史千金,娇媚坚韧,与顾家长子顾江亭自幼订下婚约。然而一朝生变,父亲被扣上营私受贿的罪名,与兄长一同流放岭南。桑柠充入教坊司,沦为任人采撷的娇花。为替父伸冤,桑柠出逃,北上京都,却突逢意外,遇到一个受伤的男人。两人假扮夫妻,以掩人耳目,行水路上京。可她万万没料到,男人竟是当朝太子!她看中他有权有势,壮胆引诱,借他之手,为父昭雪。——起初,裴玄危只是想看她到底还有多少心机。却不料自己反而当了真,食髓知味,步步深陷。那场大火,他失去理智,踩着火舌,孤身踏进刑狱,只为救她。——传闻太子殿下狠戾凉薄,不近女色。然而身边不知何时竟多出了一名女子,还是罪臣之女!一时间,弹劾的奏折满天飞。“此女身负罪籍,私自潜逃。”“罪臣之女,怎堪当太子妃!”“……”后来,陵州刺史冤案平反,上奏的官员尽数被褫夺官阶。—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裴玄危裴玄危   更新: 2024-07-08 22:24:47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古代言情《娇柠,禁欲太子日夜揽腰狂宠》是由作者“迟迟秋晚”创作编写,书中主人公是裴玄危裴玄危,其中内容简介:陈大娘领路,走在最前,桑柠抬脚跟上。后面有人疾走两步。裴玄危转头,顺着那人的视线,最后定在他“夫人”的纤细腰肢上。他眼神倏地一暗,侧身挡住那人的视线,大步一迈...

第3章 涟漪微漾

眼见陈大娘领着另一位船客即将走来,桑柠额上沁汗,脑子飞速转动。

她从未一人出过远门,更何况此行还是走水路,她一女子终究是多了几分危险。

若与此人假扮夫妻,倒是可以当个幌子,且他看起来,似乎也要去京都。

再者,她故意改了妆面,想必等到了京都,他也定认不出自己。

一番思量后,桑柠稳住心神,绽开笑容,“夫君。”

喊过一次后,好像也没那么难以启齿了……裴玄危眼皮一跳,垂下眸,果然,那个包袱又被塞回到了自己手中。

“……”见他二人还站在此处,陈大娘内心狂喜。

扭着水桶腰,加快脚步走了过来。

“哎哟——可凑巧了!”

她嘴角咧到耳根,“快来,我领几位一道上去。”

桑柠听见她的话,眸光一转,往她身后看去。

……起码有七八人。

她怀疑陈大娘对每一个见到的人都用的是同一套说辞。

陈大娘领路,走在最前,桑柠抬脚跟上。

后面有人疾走两步。

裴玄危转头,顺着那人的视线,最后定在他“夫人”的纤细腰肢上。

他眼神倏地一暗,侧身挡住那人的视线,大步一迈。

桑柠正兀自凝神思索,猝不及防间,腰侧贴上来一只灼热的大手。

那温度、那力道、那掌型,除了她刚认的“夫君”,还能有谁?

一瞬间,她唇色渐失,那三名黑衣人的死状又浮现在眼前……桑柠被他这般揽着,紧张得同手同脚。

头顶传来一声轻笑,“夫人好像很紧张?”

桑柠:“……”不然呢?

她的每一步都似踩在尖刃上,一时恍惚,不知自己究竟是上了陈大娘的贼船,还是上了他的恶船。

——视线环顾一周,桑柠暗自咂舌,心道陈大娘先前的话也不算夸词。

船室内该有的都有,不该有的……她面色一热,眼神迅速跳过床榻边放着的美艳手册。

这价格定不便宜。

果然,陈大娘的脸上堆满笑,伸出指头,朝她比了个数。

桑柠努力克制着自己震惊的表情,又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腰间本就不富足的钱袋。

她可住不起,不过……裴玄危负手而立,眼皮突地一抽。

“夫君。”

一声娇音柔得似要滴出水来,他敛眸瞧去,面前之人一双潋滟桃花眼,清若春水,媚如秋月,分明什么都还未说……裴玄危下意识地掏出钱袋。

此刻他脑海莫名闪过一个念头——还好先前从夷安那儿顺走一个钱袋。

——夜风凉凉,河面波纹粼粼,船桅上灯盏摇晃,月光洒下一片金色。

陈大娘手中沉甸甸,心里美滋滋。

这间船室可是她家船只上最奢华的一间,她笑得见牙不见眼,不愧是她看中的“香饽饽”!

桑柠见她要走,忙问道:“陈大娘,不知船上可有些止血止疼的药材?”

“有有有!”

陈大娘答应得爽快,脚下生风,不一会儿就拿过来一大包,喘着气道:“伤寒发热、止血养病……都有都有!”

“多谢陈大娘。”

“小娘子客气了,若有需要再唤我便是。”

“好。”

桑柠唇角不禁一弯,还得是钱啊。

虽然不是她的……裴玄危踱步,走到窗边的小榻旁,优雅地坐下。

她如此这般殷勤,他自然也不好拂了她的好意。

毕竟身上的伤隐隐有裂开的趋势,须得重新包扎一番。

只是他越等,面色越阴沉,眸底也越寒戾。

另一边,桑柠解下外穿的小厮衣裳,内里是一套浅藕荷色菱纹罗裙。

眼下暂时安全,倒不必再遮掩。

她拂起左袖,洁白的玉臂上露出一条猩红狰狞的伤口,疼得她立即“嘶”了一声。

先前她被驴车掀翻,以手撑地,连袖口处都被刮破了。

她自小体弱,常年跟药打交道,在遇仙楼里也时常装病,现下处理起臂上的伤口也算得心应手。

待上过药、缠上纱布后,桑柠将早就准备好的糖糕一把塞进嘴里。

甜腻的味道瞬间在味蕾上散开,她这才觉得好受了些许。

“咳咳……”桑柠冷不丁对上一双似要杀人的目光,一口气没上来,还被嘴里的糕点呛得眼冒泪花。

好吓人。

差点忘了她还有个“夫君”。

一边灌了盏茶,一边抚着胸口顺气,桑柠深呼吸几口气后,心跳才渐渐缓下来。

一滴泪坠在眼眶,欲落未落,她幽幽望过去,“夫、夫君?”

窗前之人却迅速偏头,不再看她,留下一个冷漠的侧脸。

裴玄危望着河面上倒映的月光。

凉风瑟瑟,吹皱河面;月光碎裂,跌进河底,悄无声息。

他早该看出,此女巧言令色、谎话满口,“夫君”二字叫得如此顺口,想必……一股杀意渐渐涌上心头。

身侧传来衣料窸窣声,裴玄危沉眸,一把扣住她伸过来的手腕。

“……疼。”

还在装。

裴玄危手上愈发用力,轻易就能将她纤细的腕骨折断。

“夫……夫君,我是来给你包扎伤口的。”

闻言,裴玄危一怔。

手上轻了几分力道,眼眸一瞥,见她另一只受伤的手里拿着一堆药和几卷纱布。

他松开手,眉眼也跟着一松。

白皙的腕骨上,此刻布满了清晰的红痕。

裴玄危轻咳一声,掩住面上些许不自然。

他将手背在身后,摩挲了几下,仍是无法将指尖那抹柔软细腻的触感抹掉。

桑柠却是犯了难。

她适才醒悟过来,他身上也有伤,这才心有余悸般提着药过来。

可他现下怎的又跟块木头一样,难不成是等着她替他解衣?

桑柠:“……”她颤颤巍巍地伸出手,纤指朝他墨蓝腰带而去。

他的呼吸重了几分,热气喷在她发顶,有些痒。

指尖终于触到他腰带上繁复的花纹。

下一刻,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:“开——船——”紧接着,船身一晃。

桑柠眼前一花,身子骤然失去重心,竟首首朝前栽去,撞到一堵紧实的墙。

裴玄危闷哼一声。

软肢纤细,幽香满怀。

方才那阵凉风似乎……也吹皱了他的心,漾起一圈涟漪。

小说《娇柠,禁欲太子日夜揽腰狂宠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娇柠,禁欲太子日夜揽腰狂宠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