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古代言情> 农家懒妻使劲夸,街溜子他超爱听

>

农家懒妻使劲夸,街溜子他超爱听

是郭胖胖啊著

本文标签:

谢南衣江书白是古代言情《农家懒妻使劲夸,街溜子他超爱听》中的主要人物,梗概:一朝穿成古代生下三胞胎的农家懒妻,开局就被两锅发绿毛的碗筷和堆积一屋脏衣裳、袜子没洗,恶味熏鼻的场景吓呆。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她长这么大也没见过十多只手掌大小的老鼠,同时在房间上蹿下跳的卖力表演。她有心改变现状,试图改写村民们对她记忆深刻的懒媳妇印象。然而家有三个三个月大的孩子傍身,哪儿也去不了,啥也干不了。于是她决定换个思路,视线落在呼呼大睡的原身相公江书白身上,一条妙计涌上心头。她开始各种忽悠、夸奖、pua起江书白,但凡是他喜欢听的话让他听个够。渐渐的江书白娘发现自家小儿子不再整日瞎逛,甚至经常在家看到他的身影。自家的懒儿媳妇变勤快不勤快,她不清楚。反正自家小儿子宛如换了个人,活脱脱蜕变成一个模范相公。此时江书白正在去挣钱的路上,娘子说我认真养家的模样最有魅力。娘子说她想要一辆马车,不为她自己出门坐着舒服,而是心疼我走路出门,为了解放我的双脚,我开始赚钱。娘子说她想盖一座红砖瓦房,她自己即使住在四处漏风的茅草屋内也抗的住,只是不想看着我跟她一起受苦遭罪,为了不让我自己在吃苦,我努力赚银子。后来回过闷来的我想罢工摆烂,发现已为时已晚。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谢南衣江书白   更新: 2024-07-09 22:22:44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古代言情《农家懒妻使劲夸,街溜子他超爱听》,由网络作家“是郭胖胖啊”近期更新完结,主角谢南衣江书白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巨大的落地窗消失不见踪迹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用白纸糊的小窗户。谢南衣难以置信的揉了揉惺忪睡眼后继续观察,发现一个更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。此刻一个浑身赤裸,睡得西仰八叉的男人躺在她左手边。雪白的肌肤,可爱又俊美的娃娃脸,让人有种想上手揉的冲动...

第二章你还知道有个家?

“老三媳妇快开门,娘来送饭来了。”

门外一头乌黑靓丽秀发,穿着绯色衣裳,约有西十多岁的妇女手里拎着食盒敲门,她是原身的婆婆李桂芬。

“来啦来啦。”

谢南衣打开门,眼含笑意接过她手中的食盒,喊了句娘。

与自家既是大儿媳妇也是侄女的李慧芳回娘家伺候摔断腿的老爹(爷爷)两个月,最担心老三家的懒媳妇状况。

她倒不担心谢南衣会饿死,临回娘家前,反复叮嘱过与两百斤的猪一样重,偷奸耍滑的二儿媳妇王胖胖来老三家送饭。

哪怕老二媳妇在怠慢,也不会饿着老三媳妇。

她担心的是老三媳妇不洗衣裳,把家里弄得臭气熏天,养活一堆动物,咬到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。

首到看见院子里晾衣架上一排排洗好晾晒的衣裳时,李桂珍眼底隐藏的诧异一闪而过,悬着的心放下来。

她抬头仰视依旧东升的太阳,心想老三媳妇今日真出息啊,知道洗衣裳、刷鞋啦?

甭管咋说,现象是好的。

“臭小子,你还知道有个家?”

李桂芬在瞥到正在炕上呼呼大睡的江书白时,怒火噌噌往上拱。

她不客气地对准江书白翘而挺的屁股,猛地一拍。

“娘,你打我干嘛?”

江书白半眯着双眼。

原以为是自家娘子又揍他,怎料睁眼一瞧是自家老娘。

“睡睡睡,成天不知野去哪儿鬼混,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除了睡就是吃。

你说说我什么命,摊上你们几个不着调的?”

李桂芬骂道。

不想听自家老娘啰哩啰嗦,有心解释院子里那堆衣裳是自己洗的江书白,对上娘子笑意盈盈的黑眸时,打了退堂鼓。

罢了。

男子汉大丈夫挨骂就挨骂吧。

假如能换来娘子开心,让他吃饱肉,别说挨两句骂,十句他也不在乎。

“娘,儿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,你就少说两句吧。”

江书白撒娇道。

“行啦行啦,当爹的人了,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儿呢,还来撒娇那一套?”

李桂芬气消一半。

没办法。

谁让她惯孩子呢。

这辈子她最骄傲的是给老江家生下三个儿子,同时最令她头疼的也是她引以为傲的儿子们。

尤其是老二和老三,他们两个一个偷奸耍滑,一个不着调,整日不着家。

原本她想着娶回来两个干活利索、泼辣的儿媳妇拿捏住他们俩,怎料这两个臭小子在自己婚事上与不拉犁的老牛一样犟的很。

一个给自己娶回来同他一样偷奸耍滑的娘子,另外一个也不输,娶回来一个好吃懒做的娘子。

毫不夸张的说老二媳妇、老三媳妇一进门,她感觉自己瞬间老十岁。

“不是娘说你们,你们两口子也是当爹娘的人了,能不能上上心,过好这个小家?

老三,为什么你成婚半年,你爹就把你们两口子分出来,你自己心中没谱吗?”

李桂芬问道。

当初老三媳妇进门以后,因为整个人太懒,引起老大媳妇和老二媳妇的强烈不满。

老大媳妇因有一层与她是亲戚的关系,好歹她能唬住。

老二媳妇那是没白天没黑日的作啊。

在她看来手心手背都是肉,哪个也不想分出去,可老二媳妇不达目的不罢休。

她有想过让老二劝老二媳妇两句,偏偏老二是个听娘子的主。

娘子说东,他不往西。

无奈之下,她与老伴儿商量一夜,决定把老三两口子分出去单过。

当然为了拿捏住老二媳妇,防止她日后蹬鼻子上脸,她故意提出来由家里面出钱给老三家买地皮盖房子,额外掏出二十两买十亩普通的旱田。

没办法,上等旱田太贵了,比普通田一亩地贵上三两银子。

此话一出,别说老二媳妇不愿意,就连是她侄女的老大媳妇意见也不小。

最后她一气之下拍板,谁敢有意见当场休回家,这才镇住她们。

眼瞅着她今年西十有三了,在六十岁就去地底下见族人的古代,她真怕哪一天醒不过来,没人照顾老三两口子。

“娘放心,从今天开始,我和相公一定好好拿起这个家。”

谢南衣理解原身婆婆的心情。

当爹娘的,哪个不希望自家孩子过得好?

“那就好。”

李桂芬惊讶。

至于老三媳妇的话,她没往心里去。

“对喽,娘,您能不能去镇上帮我买些粮食、调料和菜种子回来?

我不会让娘白帮忙的。”

谢南衣朝坐起来的江书白眨眨眼。

秒懂的江书白从怀里摸出一两碎银子,交给李桂芬。

“不就是买粮食嘛,娘还差你们那点儿钱?”

李桂芬嘴上这么说,还是收下了江书白给的一两银子。

她并不是贪图老三给的一两银子,而是为了堵住家里面两个儿媳妇的嘴。

收下银子的她,瞧江书白哪儿哪儿不顺眼,又骂上两句才离开。

“娘子,娘脾气越来越大啦。”

江书白等李桂芬离开后抱怨。

“行啦,赶紧吃饭吧。”

谢南衣夹起一块儿肉塞进江书白嘴里,堵住他的嘴。

“嘿嘿~还是娘子最疼我。”

江书白张开嘴巴,咀嚼着娘子夹给他的肉。

心情美啦。

他缓缓从衣裳里面摸出来一个上面雕刻荷花图案的银戒指,戴在谢南衣手上。

“谢谢相公。”

谢南衣望着右手无名指上,荷花芯是粉色的银戒指勾起一抹浅笑。

笑容吸引住正在求夸奖的江书白。

他低头对着谢南衣秀色可餐的红唇轻轻啄了一口。

“流氓。”

谢南衣脸上悄悄爬上两抹红云,没好气骂了一句。

她收拾碗筷,拿去厨房涮。

嘶。

好痛。

正在洗碗的谢南衣不小心将碗打破。

蹲下身捡碎片时,划破了手指。

鲜红的血珠滴落在银戒指中央,粉色的荷花芯中,与它完美融合,发出一道耀眼的粉光。

紧接着,一汪清澈的泉水从荷花中央粉色的心蕊中流出来,看得谢南衣目瞪口呆。

哇靠。

这是传说中小说里常常描述的灵泉?

她特意找来一个干净的碗,在心底默念灵泉二字,来证实自己的猜测。

眼珠子都快瞪疼了,也不见有泉水流出。

莫非刚才是她看花眼了吗?

小说《农家懒妻使劲夸,街溜子他超爱听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农家懒妻使劲夸,街溜子他超爱听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