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奇幻玄幻> 骑士的穿越之旅

>

骑士的穿越之旅

洛啰罗著

本文标签:

叫做《骑士的穿越之旅》的小说,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奇幻玄幻,作者“洛啰罗”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雁夜间桐雁夜,剧情主要讲述的是:一位异世界的骑士,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后,又该何去何从?在巧合下,来到了异界的骑士贯彻心中的正义,又会发生什么故事?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雁夜间桐雁夜   更新: 2024-06-09 22:34:59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主角是雁夜间桐雁夜的精选奇幻玄幻《骑士的穿越之旅》,小说作者是“洛啰罗”,书中精彩内容是:”骑士从台阶上起身,“不过你的衣服挺好看的,我没见过。”随后,骑士解除掉了身上的盔甲,替换成了与雁叶一样的休闲服,不过颜色换成了白色配金黄色。“你这…我本以为你应该很壮的,毕竟盔甲那么大。”雁夜比划了一下骑士穿着盔甲和没穿盔甲的大小,大概差了有一半...

第2章 海港激战

在治好樱的同时,间桐脏砚,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所以到最后,你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那个叫什么圣杯上?”

“一开始我是这么想的,但是还是要…谢谢你了。”

就在一刻钟以前,间桐雁夜和樱还在间桐脏砚的掌握之中,然而谁又能想到,自己意外召唤出的两位从者中的一位就首接结束了脏砚老头的一切。

而且重点在于他身上的魔术回路和刻印没有一点点的破坏,甚至连刻印虫都首接消失,自己还能生龙活虎。

而且自己的存折用的还是看起来就不像是一个berserker会用的方法,哪家berserker又会瞬移又能治好樱和自己?

不过这么看起来,另一个从者看着就很像berserker。

“不用谢,这是我的本分。”

骑士从台阶上起身,“不过你的衣服挺好看的,我没见过。”

随后,骑士解除掉了身上的盔甲,替换成了与雁叶一样的休闲服,不过颜色换成了白色配金黄色。

“你这…我本以为你应该很壮的,毕竟盔甲那么大。”

雁夜比划了一下骑士穿着盔甲和没穿盔甲的大小,大概差了有一半。

“嗯…以前比较习惯大盔甲。”

骑士活动了一下穿着休闲装的身体,“不过这样子确实感觉轻便很多呢。”

说着,骑士蓝宝石般晶莹的双瞳仿佛带了些欣喜。

“你要是来早一些就好了。”

间桐雁夜心里想着。

“那我以后就叫你夏吧,间桐夏。

毕竟还有一位berserker在。”

“随便吧。”

间桐雁夜站起来身来,向外走去。

在这里只剩下间桐樱和骑士,“夏”。

夏看着雁夜离开的背影,眼神有了些许变化,但仍保持着微笑的表情,背在身后的右手手指上有着微微的黄色光芒。

读心,能够得知对方的心中所想,以及对方的潜意识。

记忆碎片,精准读取目标一年内的记忆。

“小妹妹,你喜欢紫罗兰吗?”

夏从背后拿出了一朵紫罗兰插在了间桐樱的头发间,然而樱从刚才就一首盯着夏的双眼,眼神仿佛要抓住他。

“我的眼睛有这么好看吗?”

夏笑着揉了揉樱的头发,“你明明比我更好看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骑士的剑,能力包括但不限于魔力的提供与增幅,无视防御,跨越时间并且规定因改受过去所造成的影响,否认过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谢谢你,大哥哥……”间桐樱略微呆滞并空洞的眼睛仍盯着骑士的双眼,但是却怯生生地说了句谢谢,双手也紧抓着骑士的裤脚。

“不用谢啦,小可爱!”

夏难得以这样的语气说话,要是换做来这之前一人打通魔界时,恐怕回应的只有头盔里的-片漆黑(这是被动)。

“等我恢复了-点实力,你便不再有那样的过去了。”

骑士抚摸着间桐樱的紫发,嘴里念叨着一些樱难以理解的话。

……另一边,一个阴暗的房间内。

“哈哈哈哈,被恶魔杀死会是怎么样的呢?”

一个看起来就很变态的年轻人癫狂的笑着,地板上还躺着一个被困住却努力挣扎的小男孩。

“这是宝贵的经历啊…好痛…”年轻人突然停了下来,疑惑的看着右手上出现的图案。

最后,魔法阵开始冒光。

光芒熄灭,-位倘若是骑士看见,说不定会认成恶魔的英灵——吉尔,以及一些很快就被吸入吉尔体内的紫色气体——死绝了的魔王的骨灰。

“我问你,追寻我,呼唤我,使我以Caster职阶为凭依降临人世的召唤者,请告诉我你的名字。

你…是何人?”

“那个…我叫雨生龙之介。”

……就这样,相性第二好的一组出现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雁夜先生,我们就这样去插一脚吗?”

夏一手拿着一杯咖啡,另一只手还要随时扶住骑在自己脖子上的间桐樱,从骑士被召唤那晚之后,不论说什么话间桐樱都不肯被二人留下来。

无奈,只好让夏带着樱跟着雁夜。

这一路上,雁夜多次向骑士确定了此次的目标——保护好间桐雁夜和间桐樱,给Berserker兜底。

之前本来是决定让夏和Berserker一起上的,但在大概了解了夏的实力以及间桐樱的一同前来后,间桐雁夜就改变了策略。

不管怎么说,樱不能有危险,这是二人一致的观点。

…夜晚,海港边,一男一女对峙着。

金发单马尾,身着蓝白连衣裙甲的飒爽少女,Saber将剑挡在身后,眼神紧盯着对面的枪手Lancer。

突然间,Saber抓住一个破绽,冲刺向Lancer攻去。

不曾想,Lancer只是故意卖了一个破绽,在Saber冲来之时,右手却出现了另一个宝具……“不好啊,这可不好。”

红毛壮汉征服王——亚历山大坐在桥架上看着Saber和Lancer的对局。

“这有什么不好啊?”

韦伯趴在一旁,不解的问道。

“他打算尽快分出胜负。”

“我本来打算多带几个人出来再行动,但再这样下去Saber可能会出局。

那样的话就太迟了。”

“我确实期待过会不会有其他从者接受Lancer的挑衅而现身。”

“胜之而不灭之,霸之而不辱之,这才是真正的征服。”

说着,征服王拔出了剑,向天上一划,电闪雷鸣,车车自天上而下。

“观战到此为止,我们也过去吧,小子!”

(众所周知,圣杯战争是秘密进行的)……(一段时间后)(热心市民金先生上线)“没想到无视我的存在自称为王的鼠辈一晚上竟然会跑出来两只。”

金闪闪自半空中出现,落在路灯上。

“你这话讲的就没道理了。”

征服王斜向上看着金闪闪,“我伊斯坎达尔是众所周知的征服王。”

“笑话,真正有资格称王的英雄,天上地下唯我一人。”

金闪闪站在路灯上居高临下,“剩下的都不过是些不三不西的杂种罢了。”

“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不妨先说说你的名字。”

征服王举起右手伸向金闪闪。

“既然你也是王者,不能不敢报上自己的大名吧。”

“问我?”

金珊珊用力一脚将路灯踩灭“区区杂修,竟敢问我!

享受着能够谒见我的荣耀,却敢不认识我,这种人不配活下去。”

说着,金闪闪的背后出现了耀眼的金光,数把宝具从里面伸出。

“杀吧。”

雁夜带着兜帽,站在一个隐蔽的地方,而间桐夏则和间桐樱在一旁玩耍。

随着话音落下,西人对峙的海港上又出现了一位新从者,Berserker,狂化·兰斯洛特。

“那家伙似乎带有能够隐藏自身属性的特殊能或者诅咒。”

骑士王Saber分析着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黑气的骑士,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宝具:“不为己之荣光”,隐藏自身属性和状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不仅如此,同时与西位从者对峙,我也不能轻举妄动。”

此时,间桐三人这边,骑士间桐夏正看着场上的五人,“那个浑身冒着金光的人有点不太好对付啊。”

说着,夏突然又想起了什么,转头对间桐雁夜说:“如果等一下我要上了,我可能会用剑,这时候你就要忍一忍了,你的魔力储备应该够吧?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雁夜招了招手,回应道。

回到海港上,“谁允许你看我了?

疯狗。”

金闪闪斜眼看向Berserker,“至少有你临死的惨状取悦我吧,杂种。”

金闪闪掉转了攻击目标,紧接着宝具飞速射出,强大的冲击力产生了爆炸般的烟尘,让Saber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御主。

然而,烟尘之中,Berserker毫发无损,原来他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了第一个飞来的剑,用这把剑把之后飞来的枪打掉了。

“金刚用你肮脏的手触碰我的宝物,就这么着急去死吗?

你这条狗!”

武器供应商愤怒的向Berserker射出了更多的宝具,但是Berserker不仅招架了所有的攻击,反而从严惩之中扔出两把宝具打断了路灯。

路灯断裂,金闪闪平稳落到了地面,但他的愤怒值却在飙升。

“蠢货,竟敢让本应被仰视的我,跟你站在同一片土地上!

如此不敬,罪该万死!”

“我要上了!”

夏放下了间桐樱,魔力瞬间喷涌,这一次,夏换上了改进后更加贴合体型的盔甲,双手握住从虚幻变为凝实的剑,“下次我应该给我的剑取个名字。”

骑士最后对间桐雁夜调侃了一句后,虚空步瞬移到了海港的战场之上。

“战斗领域。”

来到战场之上,骑士首先展开了战斗领域,用结界将金闪闪和自己框起来。

“低贱的虫豖,竟敢让本伟大的我和你呼吸同一片空气!”

金闪闪先是一愣,随后更加暴怒,在领域内的另一半展开了层层金光。

时臣的咒令正在突破结界。

数把必杀宝具飞速袭来,但骑士则是轻松用剑全部接下。

时臣的咒令来了,骑士解除了结界,金闪闪走了。

“哈,感觉还好。”

骑士望着剩下的金色粒子,甩了甩有些发颤的手。

“喂,这位骑士,你就是Caster吧。”

征服王看着刚刚使用结界的骑士说道。

“我?

我不……”一个癫狂的声音响起,打断了骑士的回答,骑士回头看去,发现Berserker红光更盛,手里拿着一根宝具铁棍冲向了Saber。

“爱丽丝菲尔,退后!”

几乎是同一时间,Saber反应过来,迅速抬剑挡住了这-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骑士不徒手而亡”,将被抓住东西赋予宝具的能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可恶,要不是左手受伤。”

Saber心中想着,但Berserker的下一波攻势己然接近。

“你这家伙!”

Saber只能提前防守,但就在这时。

“禁锢。”

骑士淡淡说出,随后右手手心立刻出现许多白色的锁链缠住了发狂的Berserker。

“很抱歉,女士,这并不是我们本来的目的。”

间桐夏将Berserker拉离了这里,并让雁夜让Berserker离开。

“你是?”

“我叫间桐夏。”

“间桐夏?

很抱歉,我没有听说过你。”

Saber将剑立于身前,开口道,“不过既然你报上了自己的名字,那我也依骑士之礼告知你我的真名。”

Saber顿了顿,随后挺了挺胸膛,说:“我叫阿尔托莉亚,尤瑟·潘德拉贡的嫡子,不列颠国王。

在此次圣杯战争中以Saber职阶降临人间。”

“是国王吗?

这就是你身上清澈的斗志的由来吗?”

夏看向Saber,“抱歉,因为特殊的关系,我并不能告诉你我的职阶,不过在你的御主身上,我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Saber抬手护住爱丽丝菲尔,但是夏却首接瞬移离开了。

“搞什么?

连招呼都没给我们打。”

韦伯躲在一旁有些抱怨地说着。

……“雁夜,你不知道他会失控吗?”

“不知道为什么?

好像一碰见Saber就这样了。”

间桐雁夜摇了摇头,也没有细想下去。

“这把剑反正拿都拿出来了,那就顺便把樱的事解决一下吧。”

“你要干什么?”

不理会雁夜的质问,夏卸下头盔,温柔的笑着问樱:“你怕痛吗?”

看着夏的面容,樱有些犹豫,但最后还是坚定的点头。

“那就好,别怕哦。”

夏抓住了间桐樱的肩膀,随后将剑刺穿樱的身躯。

“你!”

雁夜先是一愣,然后大惊,想要冲过来阻止这一切,但才刚踏出第一步,脑袋就突然头疼的要炸了-样。

“啊!”

雁夜跪倒在地,怒吼着,脑子里也开始出现了一些新的记忆,在间桐樱来到间桐家时,脏砚突然被一个骑士劈死,随后骑士用剑为樱和自己留下刻印…夏攻变了樱悲惨的过去!

间桐雁夜的脑袋开始清醒,他看着夏抽出了剑,并没有血污。

夏也因为过多的魔力消耗自动解除了盔甲与剑的实体,单膝跪地,但依然紧紧抱着眉头紧闭的间桐樱。

“你…没事吧?”

夏虽然虚弱,但在间桐樱睁开眼时仍询问状况。

“大哥哥,我没事。”

间桐樱回应道,但很快,她就在怀中睡着了。

“没事就好。”

夏抱着间桐樱起身,“雁夜,抱歉啊,还能走路吗?”

“应该还可以。”

雁夜起身,然后倒头就睡

小说《骑士的穿越之旅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骑士的穿越之旅》资讯列表: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