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小说推荐> 女帝之凉宫词

>

女帝之凉宫词

沈长依著

本文标签:

很多朋友很喜欢《女帝之凉宫词》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,它其实是“沈长依”所创作的,内容真实不注水,情感真挚不虚伪,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,《女帝之凉宫词》内容概括:一朝家破人亡,我被皇帝指婚给离安公主。我一眼便认出公主是十年前冷宫门前以血救我的小女孩,因此对于她的不满与霸凌,毫无怨言。为帮她实现坐上帝座的梦想,我只身进入斗兽场,可是三年后,她却已经和张若飞相知相伴,早已变成了一位冷酷无情的女帝。她逼我喝下那屈辱至极的药,又让张若飞来羞辱我。我被她囚禁在后宫,折断了羽翼。曾受我救助的宫女以死为我献出一计,我自请前去平定匈奴,最终死于大漠将军的剑下。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沈长依无   更新: 2024-04-16 22:45:42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沈长依无是小说推荐《女帝之凉宫词》中的主要人物,梗概:几个时辰前,我还是世家名声最响亮的公子,可惜家道中变,父亲贪污……惹得满门抄斩。而我,因为前不久为朝廷解决了西北旱灾,皇帝免去了我的死罪。一纸婚书,将我发落给了离安公主。如今,嬷嬷将我们关在房子里,沈长依不知从哪又掏出一把匕首,趁我不备,刺入了我的胸下...

女帝之凉宫词


家父贪污,皇帝将我满门抄斩。

我的惩罚则是给当朝最不受宠的公主当驸马。

可公主已经有心上人,因此对我百般凌辱。

直到我战死他乡,临死得知——

远在皇都的刁蛮公主。

为爱殉情。

1

「滚出去。」

沈长依的声音夹在微冷的风中。

我刚刚下马,被她一剑拦了去路。看着她厌恶的神情,我心底仅剩的自尊正在一步步瓦解。

「闹什么!」

一道劲风袭来,沈长依被鞭子抽到了手,那把剑在空中划伤了我的侧脸。

管事嬷嬷凶神恶煞地走过来,对着沈长依一顿数落。

「平时没点教养也就算了,如今圣上亲自指婚,就你这样的身份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」

刚刚还在嚣张跋扈的公主,此刻却默不吭声。

公主不受宠,驸马丧门星。

这是天下人对我们这门婚事的总谈。

几个时辰前,我还是世家名声最响亮的公子,可惜家道中变,父亲贪污……惹得满门抄斩。

而我,因为前不久为朝廷解决了西北旱灾,皇帝免去了我的死罪。

一纸婚书,将我发落给了离安公主。

如今,嬷嬷将我们关在房子里,沈长依不知从哪又掏出一把匕首,趁我不备,刺入了我的胸下。

鲜血瞬间喷涌而出,只可惜与那喜袍混在一起,喜忧不分。

「贱人。」

她面目狰狞,恨不得一刀直接将我砍死。

可惜,我是皇帝“赐婚”。

她杀我,便是抗旨。

作为本朝最不受宠的公主,她不敢。

「夜已深,公主请歇息吧。」

我不卑不亢,即便胸口疼痛万分,眼底清明却半分不减。

沈长依丢掉匕首,临睡前丢给我三个字。

「睡地上。」

2

灭门前,我乃是当朝最年轻的臣子,世人称我为「清廉君」,与「清莲同音。

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

可惜,贪污受贿,贪的是老百姓的生命钱,我已背负这世界上最难摆脱的罪名。

往日同我交好的世家子弟见了我,总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。

他们将我推倒在地,用沙土弄脏我的衣服。

「你们在干什么?」

沈长依平日很少出门,今天竟是意外地出现在我身后。

在看到脏乱不堪的我时,她又拿出成亲时那种厌恶的神情,看了一眼便很快挪开,生怕脏了她的眼。

即便沈长依不受宠,但世家子弟多少还是有些忌惮她,就这么暂时放过了我。

因为沈长依疯。

曾经有一个世家弟子趁着夜深闯入她的寝宫,意图行不轨之事。

可惜被沈长依一刀封喉,死后双手被砍下,双眼送到了他家母亲的餐桌上。

那位世家子弟是朝廷命官所出,皇帝因此震怒,罚沈长依从皇宫一路跪到大臣家门前磕头认错。

可沈长依只跪到了宫门口,在此期间,未曾承认过什么错误。

这样一位傲骨当立的公主,却在看见一个男子后换上小女儿的含羞模样,一路小跑到他面前。

「若飞,好不容易来次皇宫,不如去我宫中坐坐?」

男子的目光犹豫一瞬,随后落到了不远处的我身上。

「公主恕罪,您已成亲,臣怕是不方便。」

即便我已趁早转身,可依旧能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凉意。

我知道,因为这一句话,今晚沈长依一定不会放过我。

3

那天晚上,我被打了三十多道鞭子。

沈长依拥有着比寻常女儿家百倍千倍的力量,这些鞭子打在身上,足足要了我半条命。

第二天连床都起不来,只能托宫人去向管事公公告朝假。

即便我家门不幸,但皇帝还是保留了我的官位。

我的生活急转直下,白日受尽冷眼与嘲笑,夜晚日日受刑。

在此期间,我知道了沈长依对我百般折磨的原因。

原来她与户部侍郎张若飞从小一起长大。

沈长依是先帝与烟花女子所生,先皇后将她娘残忍杀害,她从小便在冷宫长大。

她受尽冷眼,只有张若飞不嫌弃她的身份,经常来找她说话。

世家公子与落寞佳人。

多么美好的一段佳话。

听说为了嫁给张若飞,皇帝让她去斗兽场,她没有任何犹豫就进去了。

整整十年,她都在与野兽相伴。

她身上早已没了孩童的稚嫩,内里内外都透着野性。

唯心口上那点蜜,她给了张若飞。

可惜这一切,因为我的出现,全乱了。

「你真该死啊江铎……」

「你怎么没跟你爹去下地狱!」

我日日夜夜听着这般辱骂,可我却找不到生气的理由。

父之罪,子应偿。

如今我活着的唯一愿望,便是补偿沈长依。

我在她的院子里种了棵梨树,这样春天来时,院子里不显得那么没有生机。

宫女们不尊敬她,我就做她唯一的追随者。

我不会说好听的话,她也经常生气。

我会跟她讲外面的世界,会说天上不只有乌鸦,还有雄鹰。

我会给沈长依做好吃的糕点,捏出各种动物的形状,即便她每次都用盘子去扣我的脑袋。

直到某一天,膳房的份例被宫女偷吃,留给沈长依的只有那盘糕点。

我不知道糕点是否合胃口,只是那之后,我的脑袋上再也没出现过盘子。

4

这天下朝,张若飞找到了我。

他看我时总是带着不甘,我想大概是因为心爱的女人被抢走。

所以我向他承诺,不会动公主半分。

谁知这好像触怒了他的某根神经,他的拳头不由分说地打在我的脸上。

我不精通武功,前面挨了好几下都没反应过来,等反应过后,我本能地去踹他的大腿。

张若飞竟然被我踹倒在了地上。

正当我不明所以时,后背被人猛地一踢。

我直接撞在了一尊石狮子上,落地后还吐了一小口血。

「江铎,你好大的胆子!」

我看见沈长依急忙忙地跑到张若飞面前,心疼地检查了一番,确认其它地方没什么大碍后才恶狠狠地瞪我。

「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,你也是男人,那地方是随便踢的吗?」

我的力气很小,张若飞是装的。

他应该是看到沈长依过来,故意给我下套……

可是沈长依,你怎么就看不出来?

我受的伤不重吗?

我有些负气,第一次反驳她。

「随不随便,你永远也用不上。」

似乎是没想到我会顶嘴,沈长依愣了一下。

随即她眸光一暗,几乎是咬着牙。

「好。」

5

沈长依的惩罚来得很快。

如今是寒冬腊月,她不知从哪寻来一桶冰,放在我面前。

我只跪在旁边,都能感受到那其中传来的寒意。

「吃了。」

什么?

我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满朝文武,谁不知我出身书香门第,文人弱骨在我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。

一桶冰下去,可能会要了我的命。

我在原地不动,沈长依亲自来扒开我的嘴。

旁边的宫女不时发出低笑,传入耳中仿佛长针般刺痛。

我想说话,可惜嘴被冰堵得死死的。

我想告诉她,其实那些年,送入冷宫的每一样物件。

都是我送的……

张若飞应该是碰巧遇见,便冒名顶替。

我想说,却被堵着嘴。

心也逐渐变得麻木。

「你有什么可豪横的?你哪点比得上若飞?」

「如此善妒,称你为毒妇也不为过。」

「要不是你,本宫何至于痛失所爱!」

一桶冰很快就空了,我浑身冒着冷汗,腹中疼痛难忍,昏死过去。

昏迷前,耳边回荡着她最后的四个字——

「痛失所爱。」

6

自从那日后,我的身子忽然变得很差。

以前遇到世家子弟还能有还手之力,现如今,连一拳都使不出来。

我倒在雪地中,不知过了多久,才被冻得恢复了知觉。

只要天气一冷,腹中便会肆无忌惮地作孽,身边路过的宫人纷纷躲着我。

这其中,我甚至看到了曾经帮助过的一个宫女。

她心虚地看了我一眼,随后匆匆离去。

我不寄希望在她身上,没有力气站起来,那便爬回去。

这几日连着下雪,地上的雪层很厚,几乎每前进一分,我身体都会被新的雪沾染。

寒风瑟瑟,冰雪冻骨。

公主宫前,我看见了沈长依。

张若飞终究还是来了,他们相偎在风雪中,好像一对璧人。

我僵在原地,想熟视无睹地从他们身边经过,却不想以这样的姿态。

我是朝廷命官,我出身名门。

尊严这时给了我力量,让我得以站起来。

「江铎?」

这时,我终于被沈长依注意到,她笑得很明媚,是我从未见过的模样。

我一时晃了神,仿佛看见了许多年前,冷宫里娇俏可人的小女孩。

「若飞一早赶来还没用膳,你去给他做些糕点……就是你经常给我做的……」

或许是风声太大,我忽然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了。

这一刻,风雪有千斤重。

我的心被淹没在茫茫大雪之中。

7

我醒来时,竟然看到沈长依坐在床边。

这还是成亲之后,她第一次来我的房间。

「你被打了?」

她的面上不见喜色,与面对张若飞时的女儿家模样全然不同。

我是个男人,男人也有自尊,于是我未曾答话。

或许是我第一次表达出反抗之意,沈长依忽然扯着我的衣领,掐住我的脸:「本宫在问你话……」

「谁打的?」

我心想,就算疼死,也不会再说一个字。

她知道又如何,难道会帮我教训那些世家子弟吗?

见我如此,沈长依忽然朝我靠过来,那双算不上纤细的手磨得我下巴生疼,她快速地啄了一下我的唇。

我的大脑在一瞬间变得空白。

当她再次问时,我不由自主地吐出了答案。

「原来你吃这套。」

我看见她狡黠的笑脸,心知女人手段高明,尤其是从斗兽场出来的女人,堪比一只千年狐狸。

我的声音有些干涩:「你的手……」

沈长依不自然地把手藏在身后:「怎么,嫌丑?」

小说《女帝之凉宫词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女帝之凉宫词》资讯列表: